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小产经营,谋生不易,”老人说到这里,忽然透出小心翼翼的神情,自桌边站起来,对着薛北客长拜,“今天偶遇薛先生,在下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薛先生能否应允。” 卡凯的力量那时已经是惊世骇俗,我施展了天魔焚身大法,引爆体内所有的潜能,才勉强击伤了卡凯,抱着你的母亲逃了出去。

2020-5-23

片刻老人的妻子上了几个小菜分别是蘑菇甘蓝、素炒油蒿、白闷丝瓜与子鸡汤分外的清爽薛北客吃了两筷子神色更加欢愉对山野的老人夫妇也有了些兴趣。

“老先生在这里居住很久了么?”薛北客问。

“年轻时候也与薛先生一样经商就在白水城后来来这里居住快二十年了吧?”

“先生也曾经商?”薛北客笑笑。


“所以所以你就利用我来报复他?让他死在自我亲生儿子的手中?”

“你错了。”师父一字一顿石破天惊地道:“你不是卡凯的儿子你是我你是我吴奈的亲生骨肉!”

“我与你的母亲是指腹为婚的。我很爱君嫣愿意将自我的一切都奉献给她。二十四年前你刚刚出生三个月。我与你母亲去深山中游玩不小心走散我抱着你满山遍野地呼喊发了疯似地寻找却失望而回。

君嫣像是在世间蒸发了一样我不停地四处找寻足迹遍至大陆。直到一年后我无意中在魔族的宫中发现了她。那时她挺着个大肚子在绚烂的樱花树下正依偎在魔王卡凯的怀中。我当时震怒得都要发狂了我不加思索地冲出与魔王卡凯展开了一场恶斗。

GRD http://www.grd.com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