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不要犹豫,这个计划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破绽,你我都必须做出牺牲。” 从此,他可以不再关心人类,所有的心思,只用放在怀中的这具躯体上。

2020-5-23

我心中一凛旋即搂住了曼霁的腰肢除了师妹以外她是我唯一碰过的女人。

曼霁娇吟一声双手动情地抚mo着我口中却冷静异常地低声道:“蓝先生此刻一定在暗中监察我们来吧不要露出破绽为了计划的完成这些算不了什么。”

我惊骇地道:“你的意思是?”

曼霁凄然一笑轻轻扯下银丝般的长裙曼妙的胴体惊心动魄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脑中“嗡”地一声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曼霁冰凉的玉体已经八爪鱼般地缠了上来。


烬踏着干裂的纹路渐渐感觉风强了起来。低头时已经看不清凡俗的喧嚣了。人类沉迷的疯狂欢呼变得虚弱而空洞无法传到这么高的空冥。只有那株古树仍然在日月的陪伴下郁郁苍苍。

风凛冽起来。那是从天地交界处吹来的罡风阻隔着人类污秽的脚步踏足天界。

烬紧紧抱着汐汐的身躯已被罡风吹得冰冷。在这无人的空旷处烬连人带心都被吹得冰冷。

他终于完成了自我应做的事情。他也因而得到了自由。

GRD http://www.grd.com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