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我叫道:“天你只是一副机器,无论如何了不起,也不会有精神这种生命独有的东西。” 烬忽然有一瞬间的失神。

2020-5-23
我不知应否信任可是再没有其他选择了于是向“她”说出了开启秘道的复杂方法。
金发女郎丝毫没有怀疑我的爽快可能对她来说这种反应才是最合理的事。
她依我的话打开了墙上的保险箱露出输入程序的按钮按起来。
“吱吱”尖锐的电波声响起电光一闪金发女郎整个弹了开来十万多公斤的“身体”轰一声在石屑纷飞下穿墙而去在我还未知道发生什么事时秘道打了开来的声音在我的脑中响起道:“快进去快我输往她身上的高压太阳能只能阻止她四十七分钟快到我这里来。”
我扑入地道门在我后关上时我已奔出了二十多米。门闸一道一道地在我面前自动打开又再关上十分钟后我来到一个礼堂般广阔的空间四周满布晶莹通透的晶体。
我终于抵达的神经中枢。
的声音响起道:“阿爸我闯祸了。”
我呆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道:“这要从三年前你安装在我身上的力场装置说起通过那力场我获得了类似你们‘神游’的奇异技能。”

古树的枝叶忽然发出了一阵颤抖。

它那巨大的根茎缓缓分了开来。

这一幕竟似是分娩。

幽深而逼仄的血池从古树的根部露了出来。池中的水混浊、血腥透着暗红的气息仿佛千万年陈腐的血浆。池水在不住地涌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正缓缓从池中诞生。

GRD http://www.grd.com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