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薛北客到的当天,就散发请柬,邀请白水所有的商户晚上赴宴。地点是他在城东庆辉坊的大宅。白水城的商户知道薛北客的名字已经许久,却对这个北方大豪的财力并不明了。他们不敢怠慢,准备了礼物,结队前往庆辉坊,却 少女笑了起来:“北客空豪,却不知道行商出世微妙处,终究是必败的。他对自己没有信心,他已经堪称数一数二的豪商,世上哪里又真有公子忽那样的异人?不过是市井鄙俗人的传说,倒是亏得他信。”

2020-5-23

“婆子婆子”老人忽然对着屋里喊了起来“出来待客了出来待客了白水城的薛北客薛先生来我们家了。”

薛北客微微笑了笑并不以为意听到他的名字十有八九的人都会如此。

薛北客本来并非宛州人。他发家于夜北的草原是澜州称霸一方的富豪名下的牧场不下万顷放马奔驰一日一夜都未必能从这头跑到那头去。燮王北巡登上高山看他的草场无边无际的绿色一眼望不到头白色的羊群仿佛大片的云每一片都不下万头。燮王惊讶之余也开了个玩笑说若是这些羊都是战马天启城也不是我们姬氏的而要改作薛氏的天下了。

虽然东陆之北的商路上所向披靡薛北客的一个心结却是宛州商客的名声。无论别处的商人怎么阔绰宛州依然是人们心中的万商之国宛州的商人才是商人中的魁首。薛北客对此不忿已久于是五十七年那年他把产业交给长子打理带着亲随七百人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直下宛州到达了白水城。


“江宛然多谢先生了先生出这一计的时候老实说我并无十足的把握”少女点头致意。

“我这一计极险不成就是笑柄。也只有宛州江氏的少主人才敢信我这个老朽吧?只是可惜了那只龙血翡翠的盏子”老人淡淡的笑。

“那只盏子也不可惜它固然是龙血翡翠但是其中所蕴的精魂早已为前辈的秘道大师所汲取。可怜薛北客哪里看得出用过的龙血翡翠与没用过的差别?不过薛北客的财力果真惊人。后来他离去我的门人查了他留下的账本废稿若是以他现在的资产即使我们江氏倾尽全力也未必可以取胜。这些年我们自以为在宛州坐大四处置业散钱手头的活钱捉襟见肘才有这场磨难。”

“江氏根基还在薛北客即使一时取胜也未必能持久。”

兼职seo http://www.weilaikc.com/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